某只七七_

LCC❤️ nine percent❤️ kkw❤️Priest❤️欧美圈❤️琅琊榜❤️

【长得俊】英国梨与小苍兰

学生橘x培训机构老师柚


初熟秋梨的感性清爽包围在白色小苍兰花束中,又因琥珀、广藿香和木香而愈加芳醇,甜美金灿。

——来自祖玛珑之英国梨与小苍兰

 

1.前调——威廉梨

甜美芳醇的果香,多汁之感令香型备显饱满

 

初秋的某一天,这是林彦俊来到本市知名英语培训机构上的第八节课,也不知道排课表的人出了什么问题,见了听力、口译、翻译老师不下两次,才看到姗姗来迟的阅读老师。

 

见过的老师中,两位男性老师全都是标准你国中年直男打扮——polo衫,下摆塞进裤子里,再系上一根皮带,肚子微凸,其中一位的发际线甚至在后退的边缘疯狂试探,看着就叫人倒胃口。唯一的女老师不苟言笑,讲课却有几分风趣,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一本正经地给你讲笑话。因此林彦俊想最后一位老师估计与那两位也差不了多少。

 

然而。

 

阅读老师刚一进门就吸引了林彦俊的视线——卷毛,奶白,甜,带着一口不知是哪里的可爱得不行的口音和满脸甜甜的笑,软软地给他们上课。阅读老师的名字课表上有,叫尤长靖。小尤老师穿了一件深棕色带白色条纹的毛衣,松松垮垮的oversize,袖子微长遮住一半的手,整个人看起来温柔到骨子里。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沃日小尤老师是什么绝世小甜心啊!”坐在林彦俊后排的女生如是说。

 

原本只能用来欣赏有你中年男子的漫长四小时又十五分钟在尤长靖软软的讲课中很快过去,林彦俊不像以前那样飞速收拾好不多的东西离开,而是拿起上课讲过的题目走向讲台上的小尤老师。

 

“老师,这题我觉得选C也可以吼,为什么C就是错的?”

 

谈话一旦开始就仿佛没有了终结,林彦俊一题接一题地问了下去,虽然尤长靖上了一下午的课此刻饿到可以吃下一只羊,内心飘过的弹幕都是“啊啊啊这个人问题怎么这么多”“我要饿死了啦”“老天爷怎么还有”“人都走光了欸”“我什么时候可以下班”“救命”,但是依旧本着“我是老师我有责任”的心态一题一题地回答。林彦俊一直等到所有同学都离开,这才满意地收了手。

 

“老师,其实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吼,但是呢今天不早了,所以可以加个微信吗回去以后我们再联系?”

 

“可以可以。”本来听到“还有几个问题”尤长靖简直眼前一黑差点给这祖宗跪下,听到最后满心都是谢天谢地只要让我回去吃饭加个微信算什么。

 

在回家的地铁上,尤长靖收到一条好友申请,对方的微信名是光秃秃的一个“8”,酷得连备注都只是林彦俊这个名字,他翻了个白眼点了通过验证。

 

2.中调——小苍兰

纯正英伦格调,清爽的白色小苍兰为中调注入细腻的芬芳

 

课程全部结束后再一次见到尤长靖本人是在林彦俊考试的时候。

 

踏进口试考场就发现尤长靖是他的考官,林彦俊的嘴角不可抑制地扬起,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生动形象地演绎了什么叫做嘴角疯狂乱他妈上扬。和尤长靖搭档的考官是个已婚中年妇女,整天一颗慈母心泛滥,看见林彦俊的脸就想让他及格,看到他的酒窝以后恨不得给他满分,捧着心窝跟尤长靖小声嘀咕:“噢这孩子真是太招小姑娘了。”

 

……您确定您的定位是小姑娘吗???

 

整个考试过程异常顺利,结束以后林彦俊也没有离开,而是等到最后一个考生考完,才彬彬有礼地走到尤长靖面前。

 

“尤老师,赏脸一起吃个饭吧?”

 

一旁和尤长靖一起出来的女老师狐疑地看着他俩,然后一幅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表情,姨母笑着离开了。

 

尤长靖:“……”这是要怎样?

 

吃饭地点定在海底捞,尤长靖选的地方。

 

于是林彦俊见识到了尤长靖的惊人战斗力。他很好奇这么小的一个人是如何塞下那么多食物的。

 

满足地抹抹嘴走出商场,尤长靖尽心尽力地开车把林彦俊送回了家,在林彦俊下车后一拉挡位准备倒车时驾驶座的门突然被人拉开——林彦俊刚下车因而车门还没来得及自动锁上。

 

尤长靖吓了好大一跳,扭头一看居然是林彦俊,正撑着车门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明明是这个人吓了自己一跳还在这边一幅兴师问罪的凶巴巴的样子……林彦俊的行为实在欠抽,于是尤长靖没忍住伸手捶了他一下:“你有话就说啊突然开门干嘛啦!我还以为是抢劫的。”

 

小区里的路灯灭了半壁江山,剩下的一些苟延残喘,要么暗到只能照亮周围一圈飞虫,要么就忽明忽暗,努力地制造着诡异的气氛,得亏今晚月明星稀,空中一轮弯月格外明亮,能当个免费路灯使——不然尤长靖都怕林彦俊要融进黑夜里去。

 

这实在不是一个表白的好时机。

 

林彦俊在心里叹了口气,把车门给尤长靖关上,砰的一声,发出好大的声响。

 

人尤长靖任劳任怨地送他到楼下,好端端地准备回家,又没招谁惹谁,打算倒车车门却突然被拉开受了一回无妄之灾,看林彦俊好像有话要说正等着呢,结果这人不仅屁都没放一个还摔门吓他,搞得尤长靖莫名其妙得很,着实可恶,当即想也不想就把挡位推到空挡,松开安全带一把拉开车门。

 

“林彦俊!你这是要怎样?”怒气冲冲的人从高大的SUV上跳下来,还没站稳就质问出声,被不曾离开的林彦俊一把扶住。

 

男人没有在怕的。林彦俊这样告诉自己。

 

表白和亲吻都来得顺理成章,林彦俊微微低头轻轻吮着他肖想已久的、曾经为他讲课的唇,尤长靖背靠车门仰着头,双手揽着林彦俊的脖子。

 

黑夜是属于情人的。

 

刚才那些年久失修的路灯此刻似乎也变得顺眼许多,半明半灭的,将气氛染地暧昧起来。

 

这一晚,尤长靖是在林彦俊家睡的。

 

3.后调——广藿香

感性而深沉的木香令整体香氛历久弥新

 

一年后。

 

难得的休息日,清晨的阳光却很没眼力见地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尤长靖迷迷糊糊地被照醒,轻哼一声把自己的头埋进林彦俊的怀里,林彦俊睡梦中被蹭醒也没有黑着一张脸——一年的同床共枕早已经把他的起床气磨没了,毕竟对着自家小可爱早晨睡眼惺忪软绵绵地讨抱抱的样子,怎么样都生不起气来。

 

“醒了?”早晨男人刚醒时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尤长靖被苏地浑身一颤。

 

“还没有……好困哦……”边说边往林彦俊怀里拱。

 

抱着自己的人轻笑一声,不用看也知道脸上一定出现了两个酒窝:“那就再睡一会儿,反正今天没事。”

 

“嗯……”在林彦俊怀里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后尤长靖又睡死过去。

 

这厢尤长靖舒舒服服地睡过去了,林彦俊却没有了丝毫的睡意,看着眼前人安静的睡颜,忍不住低头亲吻尤长靖的唇,先是一下一下轻轻小啄,然后慢慢深入,舔舐吮吸,同时一手揽着他让他靠近自己,一手伸进松垮的睡衣里,抚摸着柔软细腻的腰。

 

“唔……”尤长靖在亲吻中又一次醒来,虽然梦境被打断却没有太大的怒意,顺从地伸手揽住林彦俊的脖子,承受着他的吻。

 

事毕。

 

尤长靖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揉着自己的腰,只露出个头,瞪圆了两只眼睛看着搅他清梦的罪魁祸首:“说好让我睡觉的呢?还好我脾气很好不像某人有起床气。”

 

林彦俊随意地套上一件T恤:“好啦尤老师脾气最好了,我给你做早饭赔罪。”

 

早饭的香气配着爱人的笑颜,是再幸福也没有的事情了吧。林彦俊看着吃得很香的尤长靖这样想。

 

每一天都能一起醒来,真是太好了呢。

 

Fin.

 

*我不会写车dbq【捂脸

*第一次闻到英国梨与小苍兰的味道的时候真的很惊喜,清新得很,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一切关于香水味道的描述包括前中后调的味道都是官网上搬来的w我真滴不知道如何描述味道

@防脱发就剃光(⭕ ⌓̈ )⸝ 
一个不走心的repo
终于收到啦!!!!实物太太太可爱了www
虽然我拍的蜜汁有点糊【emmm
感觉我还能再爱一万年
实名表白太太w

【长得俊】Perfect

外交官橘×翻译官柚
1.
林彦俊在很早以前看到过一句话,好的翻译官是外交官的心。

他看着面前正在专心给自己系领带的尤长靖,觉得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2.(1)小橘视角
林彦俊和尤长靖早在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两个人都是喜欢安静看书的人,在非考试周的日子里天天往图书馆跑,偌大的图书馆几乎就他们两个人,想不注意到对方都难。

他真好看啊。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完美的左脸想。耳机里播放着的是Ed Sheeran的《Perfect》,林彦俊觉得这首歌完美地唱到了他的心里去。

I found a love for me.

Darling just dive right in and follow my lead.

I found a boy, beautiful and sweet.

I knew you were the someone waiting for me.

安安静静的一个人,独自坐在窗边,左手托着腮,阳光从右边斜着照耀进来,给尤长靖镀了层金边似的,照的尤长靖身上暖洋洋的,也照的林彦俊心里暖洋洋的。林彦俊也不跟姑娘似的遮遮掩掩地看,光明正大地撑着头打量着坐在离自己两个桌子远的人,目光直白而炽热。

他可真好看啊。林彦俊再一次感叹。

过了一会儿林彦俊忍不住站起身朝他走去,在他身边坐下,说:“Hi,我叫林彦俊。”

对方显然是没见过这么突然的人,呆了几秒,又碍于礼貌冲他点了点头:“尤长靖。”然后继续低着头看书。

林彦俊想了想,问他:“你知道……你和星星的区别是什么吗?”

对方茫然地抬起头:“……我比星星还要圆?”

“不对。星星在天上,而你,在我心上。”林彦俊郑重道。

“……”对方抱着胳膊搓了搓,脸上有点好笑又有点嫌弃。

“不好意思吼,第一次搭话就这么唐突。不过……我可以追你吗?”林彦俊笑出了两个酒窝。

尤长靖猛地抬头,满脸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的表情在看到他的酒窝以后又变得有些呆:“可是我们才第一次见面欸……哎也不是……我们才第一次讲话欸!而且我们都是男孩子啊。”

“那我慢慢追你好了。”林彦俊笑意更深。

2.(2)小尤视角
这个人长得好凶哦,一看就不太好相处的感觉。这是尤长靖对林彦俊的第一印象。

那个人干嘛老是看我啦!很奇怪欸。尤长靖暗自嘀咕。他也不是瞎的,那个人那么炽热的目光直勾勾地盯了他很久了,再不发现就是傻子了。

不要看了啦!我书都要看不进去了!尤长靖在心里拍桌。

咦……?这个人朝我走过来了?他要干嘛啦?在看到林彦俊朝他走来时,尤长靖抱起书就跑的心都有了,可转念一想,心说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一直没礼貌地盯着人家看是他欸我干嘛要跑?

“Hi,我叫林彦俊。”偷窥狂开口了。一把低沉磁性的好嗓子。

声音还蛮好听的。尤长靖心想。于是冲他点点头,“尤长靖。”

一时无话,气氛有些尴尬。尤长靖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题,只好继续低着头看书。

这个人怎么还不走啦,很尴尬欸。尤长靖书都要看不进去了。

“你知道……你和星星的区别是什么吗?”对方又一次开口,直接把尤长靖问懵了:什么鬼???

“……我比星星还要圆?”如果敢说是我就打死你。

“不对。星星在天上,而你,在我心上。”对方一本正经地说出了答案。

“……”什么鬼啦!还不如说我比星星圆咧!很肉麻欸……而且明明才刚认识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啦!虽然有在好笑的……

“不好意思吼,第一次搭话就这么唐突。不过……我可以追你吗?”对方朝他展颜一笑,两个可爱的酒窝出现在脸上。尤长靖闻言一脸我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的表情抬头看他,第一次正眼打量面前的男人,突然发现这个人……长得好帅啊……笑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凶了,而且居然还有酒窝!我这么可爱都没有酒窝!为什么长得这么凶的人居然有酒窝!不对这不是重点啦我在想什么!

“可是我们才第一次见面欸……哎也不是……我们才第一次讲话欸!而且我们都是男孩子啊。”尤长靖斟酌了一下开口。

“那我慢慢追你好了。”林彦俊笑意更深。

3.
后来还是追到手了。大概是林彦俊那张脸长得实在是太符合自己的审美标准了。尤长靖一边暗自嫌弃自己没出息,一边任劳任怨地给林彦俊系领带。

“你自己没长手吗每次都要我给你系,很烦欸。”

“因为我的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说着这个笑得人畜无害的酒窝男就把手环到了尤长靖的腰上,慢慢收紧,让人贴的离自己更近些。

尤长靖三下两下给他把领带系好,一把拍掉在自己腰上摸个没完的手:“系好了啦快放手。”

唉,连手都这么好看。

抛开杂念开始工作。今天很难得的林彦俊没有和尤长靖搭档,而是换成了陆定昊,林彦俊一看到陆定昊的脸,白眼一翻径直走进了会议室,陆定昊念叨了一句“什么态度“也跟了进去。

今天来的A国外交官是个美艳的大姐姐,见到林彦俊先wow了一声,说了句你长得可真帅。陆定昊心里的白眼简直要翻到天上去,心说老天野啊让这个男人停止散发魅力吧,然后一本正经地给林彦俊翻译:“她说你长得又凶又丑。“

林彦俊微笑着朝对方点头致意,悄声对陆定昊说:“A国话我还是懂几个单词的,出去你等死吧。“

陆定昊瞥了一眼对方没有酒窝的笑脸,冷哼一声。

还是和尤长靖搭档比较好。林彦俊摸了摸耳朵上的耳环,心想。或许是大学以来就有的默契吧,尤长靖总是能完美地翻译出他的意思,再把对方的话传达给他。

毕竟,好的翻译官是外交官的心呐。

相比这边相对轻松的氛围,尤长靖那边吃力不少。给他搭档的是一个颇为古板的外交官,讲起话来一板一眼,穿的更是一板一眼,戴一副标准直男眼镜,全程脸上无笑容,手里甚至拿了一把黑色长柄雨伞。对方的外交官是个很风趣的人,笑着调侃了一句:“标准英国绅士也不过如此了。”

尤长靖看了自己的新搭档一眼,调皮地朝对方外交官眨了眨眼:“不要惹拿黑雨伞的人哦。”

对方大笑。

还是和林彦俊一起搭档比较好。尤长靖托着腮想。

4.
林彦俊在外面有个改不掉的小习惯,那就是时不时地摸一摸耳朵上戴着的耳环。这对看起来朴实无华的耳环是尤长靖送给他的,在8.24他生日那天。

那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尤长靖为了生日礼物绞尽脑汁,在商场转悠了不下五圈,害的商场柜姐以为他是无业游民来蹭空调顺便看看哪里适合睡觉的。

最终敲定了这个对当时的尤长靖来说贵到令人发指的耳环。

很朴素的两个小环,意外地很贵,却也意外地很适合林彦俊。

两个人吃晚饭的时候,尤长靖从兜里掏出个小盒子递给他,小声说着生日快乐。

“我还以为是戒指,还在想你为什么没有下跪。”事后八哥如是说。

林彦俊一收到那对耳环就戴上了,之后每天都戴着,也不再买五五六六七七八八花里胡哨的耳钉了,就戴着尤长靖送给他的这个。在这之后认识林彦俊的人,比如陆定昊,就没见过他耳朵上换别的东西。

今天是他们在一起第十个年头,林彦俊做了一个决定。

他先是跑遍了商场所有的珠宝店,最后敲定了一对银白色的素圈,中间点缀一颗小小的亮闪闪的钻,标志性的一个圈中间一横的Logo围着戒指绕了一圈,品牌名刻在戒指内侧,低调而不失奢华,就像他们俩一样。

然后在被包场的餐厅掏出那个小盒子,伴随着舒缓悠扬的《Perfect》,林彦俊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男人没有在怕的,单膝跪下拉着尤长靖的手,深情地看着他:“尤长靖,跟我结婚吧。”

尤长靖说不出话。

他们在一起很久,真的很久,从大学到工作,有欢笑,也有吵过架,但总是没有分开。身边的人似乎都认定他们俩总是要在一起的,他也理所当然地一直这么认为着。

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结婚的事情。

虽然不认为两个人会分手,但是总觉得婚姻是束缚人的东西。他看到过太多身边好友婚后闹掰的案例,从没考虑过有一天自己也会缠在婚姻之中。直到今天,当他们来到明明是饭点却空无一人的餐厅,他就大概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

他呆愣良久,终于笑着回答说:

“好。”

如果是你的话,那一切就都没有问题。婚姻也好,束缚也罢,只要是你,我愿意。

林彦俊笑出两个小酒窝,拿出其中一个刻有Chin的那枚戒指为他戴上,然后站起来搂住尤长靖的腰,亲了下去。

Darling just kiss me slow, your heart is all I own.

And in your eyes you’re holding mine.

Baby, I’m dancing in the dark with you between my arms.

Barefoot on the grass, listening to our favorite song.

When you said you looked a mess, I whispered underneath my breath.

But you heard it, darling, you look perfect tonight.

Fin.

*我一个单身狗居然查起了对戒【微笑】价格简直是暴击
*我也不知道外交场面要咋写啊!我只是个学中文的啊嘤嘤嘤QWQ所以我就开始胡编乱造了【你】
*黄老板的歌词在一开头我稍微根据实际情况改了一下,黄老板dbq
*唉其实有好多梗想放进去,但是我的文笔不足以支撑所以放弃了

*不要惹拿黑雨伞的人这个梗出自《王牌特工》

其实也没买多少东西QWQ还没怎么逛就被拖走了QWQ但是能去梅风还是很开心哒233333气氛炒鸡好(*'▽'*)♪

可以,这很咸鱼:

梅风谍影图宣【放在官摊-梅风专区

另外,还有三款明信片放在【A6摸鱼社

这次无料印了好多。。希望能派完 QWQ

 

然后。。。我又是去不了TTATT


*以上周边部分在此地址

*顺便情人节那个挂件表面是有保护膜的,只是很难撕下,要用指甲多刮几下。。。